1,商朝被西周滅後,商朝貴族箕子(商紂王的親戚)率領5000移民在朝鮮建立了第一個政權:箕子朝鮮。箕子朝鮮領土大概在朝鮮半島和遼東半島。首都平壤。前後存在了1000多年。
2,戰國後期,燕國攻打箕子朝鮮,佔領了遼東半島等大片領土。
3,秦始皇野蠻統治中國時期,很多中國人逃到朝鮮半島南部建立殖民地。
4,漢朝初期,漢朝人衛滿和很多漢朝人逃到朝鮮避難,後來趕走了箕子朝鮮的朝鮮王,衛滿自立為朝鮮王,統治朝鮮半島北部。這是朝鮮半島上的第二個政權:衛滿朝鮮。大約100年後,漢武帝派兵滅了衛滿朝鮮,建立了4個郡,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樂浪郡,在現在的平壤附近。三國時期,魏公孫淵在樂浪南部建立的帶方郡,在現在的漢城附近。在西晉的時候中國北方領土淪陷,樂浪等郡也淪陷了。
5,箕子朝鮮的遺民在朝鮮半島南部發展,最後建立了新羅。朝鮮半島西南是百濟,朝鮮半島北方和東北的東南是高勾麗。
6,唐朝與新羅聯合消滅了百濟和高勾麗。百濟先被唐朝佔領,後歸新羅。高勾麗被唐朝與新羅瓜分,雙方以大同江(b平壤邊上)為界,北屬唐朝,南屬新羅。
7,在蒙古的蹂躪下,高麗王室與蒙古通婚,漸漸的親蒙。這引起全國官吏和百姓的不滿。明朝建立後,高麗的大臣李成桂在官吏和百姓的擁護下,推翻了高麗政權,建立了親華的新政權。新政權請明朝皇帝起名字,洪武皇帝朱元璋親自起名為“朝鮮”。這是朝鮮半島上第三個以朝鮮命名的政權:李氏朝鮮。
8,萬歷年間,日本侵略朝鮮,明朝出兵,抗日援朝,趕走了日本人,保護了朝鮮。
9,滿清入侵朝鮮,要求朝鮮幫助滿清攻打明朝。朝鮮國王說:我們跟朝廷(明朝)的關系,就是兒子和父親的關系,哪有兒子幫助外人打父親的道理!
10,滿清佔領全中國後,朝鮮在暗地裡準備“反清復明”,但勢力太弱,從來沒實施過。朝鮮一直使用明朝的“崇禎”年號。
11,近代朝鮮半島爆發了日本和滿清的甲午戰爭。日本最終勝利,強迫朝鮮“獨立”,建立了“大韓帝國”。朝鮮王被迫稱帝,但還保留著明朝藩王的利益和制度。
12,民國前一年,日本吞並朝鮮。部分朝鮮人向周邊地區移民。
13,二戰後,朝鮮分裂,南方成立了“大韓民國”,北方成立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14,50年,北朝鮮發動朝鮮戰爭,被聯合國軍擊退。中華人民共和國參戰,打回停火線。朝鮮戰爭停戰。
15,199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大韓民國建交。同年,大韓民國與中華民國斷交。

中國朝鮮族是遷入民族。從19世紀中葉開始大批遷徙到現在,已有150多年的歷史。自中國朝鮮族遷入中國時19世紀下半葉到20世紀上半葉,中國正處於內憂外患我災多難的年代。在這樣極其艱苦的歷史條件下,中國朝鮮族人民同漢族、滿族及其他兄弟民族人民一道,為開發東北邊疆,為保衛和建設偉大的祖國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一) 中國朝鮮族的遷入

我國與朝鮮是“一衣帶水”的鄰邦,且又山水相連,隔江相望。由於這種特殊的地理環境,使兩國人民自古就不斷相互流移過境謀生。據中朝兩國史籍記載,唐宋時期有許多“新羅”人流居山東、江蘇、浙江等沿海地區,史稱“新羅坊”。自遼代到清朝初期,歷代都有眾多的朝鮮人在我國東北地區居住。在這些朝鮮人中,大部分是戰俘和在戰爭中被抓來的百姓,也有一部分是越境潛入的流民。這些在清初以前居住在中國東北地區及關內的朝鮮人,由於年代久遠,已經融合到漢族和滿族的群體之中,這些人的後裔作為民族的獨立群體的主要特征已不復存在。現今的中國朝鮮族是與他們毫不相幹的在近代和現代從朝鮮遷入的民族群體,因而,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中國朝鮮族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特定概念,是指作為中國少數民族的朝鮮族,而不是泛指居住在中國的一般朝鮮人。

近代和現代中國朝鮮族的遷入,始於19世紀中葉,這是形成中國朝鮮族的歷史源頭。當時,腐朽的清朝正處於內憂外患的困境。自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起,英、法等資本主義列強便不斷向中國發起武裝侵略,迫清朝政府簽訂《南京條約》等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並向清政府索取巨額賠款和種種特權。沙俄也通過《中俄璦琿條約》和《中俄北京條約》強行割去黑龍江以北和烏蘇裡江印100多萬平方公裡的中國領土,進而又把侵略魔爪伸到圖們江沿岸。與此同時,由於清政府加重對人民的壓榨,1843年爆發了太平天國革命運動,為了鎮壓這一落千丈革命運動,清政府自咸豐十三年(1852年)起,吊北征調頻繁,致使東北地區戶口凋零,家室淒苦。邊防空虛。在這種情況下,清政府為了加強東北邊防和增加財源,不得不逐漸放鬆對鴨綠江和圖們江北岸的禁,開始默認乃至允許朝鮮墾民越江墾殖和居住。現時在這個時候,正趕上朝鮮國內邊年災荒,賦稅繁重,若政如虎,民不聊生,黎民百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為了求生圖存,朝鮮災民只好背井離鄉,顛沛流離到我國東北。他們來到這廣袤的土地,披荊斬棘,飽經滄桑,同其他兄弟民族一道,用雙手和血汗把這個荒蕪的迷茫大野,開發澆灌成稻香四溢,物足年豐的富饒之地。


朝鮮族在近代和現代遷入中國的過程,大體可分為三個主要階段:第一階段為19世紀中葉至1910年日本帝國主義吞並朝鮮,這一時期遷入的人們,主要是經濟原因遷居的自由移民;第二階段為1910年“日韓合並”至1931年“九一八”事變,這一時期遷入的,主要是由於政治原因而遷移到中國來的反日愛國的人們;第三階段為1931年“九一八”事變至1945年“八.一五”光復,這一時期遷入的,主要是由於日本帝國主義的移民政策而被迫遷來的強制移民。1945年“八.一五”光復後,強制移民和由於政治原因而遷居的一部分人又回歸朝鮮,而現今的中國朝鮮族則是以第一階段遷入的自由移民為基幹,以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遷入而永居中國加入中國國籍的人為主體的民族群體。

中國朝鮮族在近代和現代遷入中國東北地區的過程不盡相同,按時間和地域,可分為鴨綠江以北地區、圖們江以北地區和黑龍江省地區等逐步由南而北的三個區域。下邊就將這三個地區遷入的情況簡述如下。

鴨綠江以北地區:近代朝鮮墾民最早在鴨綠江以北落腳居住之地是鴨綠江和渾江之間的“西間島”地區。1861年,漢族人在渾江流域大搞森林採伐和水運木排,許多 朝鮮流民聞訊前來充當伐工。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發現這一帶土質肥沃,宜於耕作,於是有此人便索性留居和農。

朝鮮盡管很早以來就實行邊禁,但是沿江各鎮的僉使(官名)在每年的寒露前後,限期一個月,允許百姓渡江到中國境內砍柴。因而,鴨綠江南崖的朝鮮百姓熟知江北一帶的土地肥沃,只因害怕懲處,不敢留居。可是到了1871年,邊禁鬆弛後,開始有人做木排,攜眷偷渡鴨綠江,到輯安一帶居住。

特別是1860年以後,朝鮮北部邊續發生水旱災害,尢以1869年和1870年的旱災為甚,稱為“已巳大災年”。災民們熬不過飢餓之苦,抱著與其餓死,不如渡江求生的願望,紛紛冒禁潛入鴨綠江以北逃荒。朝鮮平安北道觀察使面對這種情形感到無可奈何,只好默許。當1872年朝鮮厚昌郡官吏崔宗范等人受該郡郡守之命,到鴨綠江以北巡察朝鮮墾民時,他發現,西至分界江,北至湯河,近千裡之間,與清人三五雜處者,殆數萬戶矣。

1875年,朝鮮墾民在通化縣的上甸子、下甸子等地試種水稻獲得成功,爾後很快推文到鄰近的興京(現為新賓,下同)、柳河、桓仁等地。這一成果,以巨大的誘惑力吸引了更多的朝鮮墾民湧入這一地區。


1883年3月和月,清朝政府與朝鮮之間先後簽訂《奉天與朝鮮邊民交易章程》、《吉林朝鮮商民貿易地方章程》。這兩個章程,“改互市舊例為隨時交易”,允許奉天省(現遼寧省)與朝鮮邊界的商民隨時時往來。至此,奉天省與朝鮮之間的邊禁實際上等於廢除。

1889年,朝鮮平安北道觀察使,未向朝遷請示,把鴨綠江以北朝鮮墾民居住一地區,劃分為28個面(相當於鄉),分歸朝鮮的江界、楚山、慈城、厚昌等四個郡管轄。此時,興京府知事就朝鮮墾民在中國境內居住問題,也曾經稟請朝廷,朝廷的答復是,朝鮮使用清朝年號,因而不能把他們視為外國人。由於清政府採取這種默許態度,到中國境內的朝夕墾民越來越多。為了加強對這些墾民的管理,朝鮮政府於1897年委任徐相懋為西邊界管理使,把當時居住在通化縣(12個面)、桓仁縣(4個面)、興京府(2個面)一帶的8700余戶,37000余人納入他的管轄。這就是鴨綠江以北地區最早開成的朝鮮墾民聚居區。到了1901年,朝鮮政府在這一聚居區實行鄉約(行政官員)制,委任議政府參讚李容泰為鄉約長,徐相懋為副鄉約長。1907年,朝鮮政府廢除了這一地區的鄉約制,允許該地朝鮮墾民自治。


1910年,日本帝國主義強迫朝鮮簽訂《日韓合並條約》,於是朝鮮淪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在此後的二三十年間,由於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者實行強制的移民政策,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朝鮮移民,懷著滿腔悲憤,被迫遷入中國東北,於是便形成了世界史上罕見的民族大移動的潮流。以鴨綠江沿崖的長白、臨江、輯安等地為例,1905年時,這一地區區有朝鮮墾民8750余戶,39440余人,而到了1911年便增至12100余戶,50100余。

1906年,平安北道碧潼郡人金時禎到奉天(現沈陽,下同)一帶開墾務農,之後,平安南道、慶尚南道一帶的朝鮮墾民亦接踵而至。當時,奉天都督趙爾巽就朝鮮墾民吊北雜居問題,曾在內閣會議上提出討論,討論結果認為,朝鮮人早在高麗末期就有流寓東北者,但他們都已加入了中國籍(意為融化成漢、滿族)。現今流寓東北的朝鮮墾民,以後出不能不成為中國人,因而不能把他們當作外國人看待。由於清廷採取這種默許態度,使朝鮮墾民比較順利地不斷深入到東北各地。安奉鐵路改軌通車和奉天水利局開鑿灌溉渠以後,朝鮮墾民群集於奉天一帶,在新民、遼水附近和太公堡、吳家灣、塔灣、北陵等地,很快形成了朝鮮墾民居住的村落。1913年,好多朝鮮人從安奉路沿線和柳河、新賓等縣移入撫順,從事採礦和耕作。1914年,朝鮮商人首次到長春居住經商,之後,務農者相繼而至。1918年前後,居住在開原、撫順一帶的朝鮮墾民又向流移,延伸到鄭家屯西部和東蒙一區的巴彥塔拉附近。還有部分朝鮮墾民,從熱河一帶深入到張家口一帶。這樣一來,朝鮮墾民不僅遍布遼寧省各地,而且進入到長城以裡。

以上就是朝鮮人遷入鴨綠江以北地區伊始的概況。


圖們江以北地區:清朝自康熙初年以後,把延邊地區定為禁山圍場,嚴禁平民百姓理入。這時,朝鮮的界禁也很嚴格,冒禁越界者一旦被捉,就被處死。封禁初期,圖們江南崖一帶尚為地多人少區域,加之界禁嚴酷,很少有人犯禁越界。

1869年,朝夕北部發生嚴重的水災和雹災,1870年又發生嚴重的旱災。朝鮮政府為防止難民逃往圖們江以北,採取了防范措施,從1869年到1871年,在沿江150裡的邊沿,設置了60個“炮幕”,每“炮幕”安排三至五名兵卒用以監視難民越界。朝鮮李朝統治者認為,“新舊炮幕,星羅霧列”,眾多的兵卒“排立直守”,“雖飛禽走兔之微,莫敢漏焉”。然而,這種措施仍未能陰止逃荒的災民,他們依然“不惜冒犯重禁渡江越境”。這些越境的災民,在圖們江以北“賣妻鬻子乞食求生”。未過一年,“有家室者仍歸故土”,無家室者則留下來做了漢族人或滿族人的“男僕女奴”。


在朝鮮北部連遭兩年嚴重自然災害,人民難以度日之時,朝鮮會寧府的府使洪南周冥思苦想,想出個“越江墾種”的計劃。在圖們江中有幾處“夾芯子”,朝鮮人當時稱這些“夾芯子”為“間島”。洪南周設想,如果利用一條小溪把圖們江對崖的沿江平原圈成一個“間島”,便可名正言順地進行墾種。根據他的這一計劃,該郡土豪李寅會、面長林秉河等人動員農民向府衙提出了“越墾請願書”。洪南周接到這份“越墾請願書”以後,即刻予以批準。這樣一來,好多農民便在政府的支持之下,開始公開地越過圖們江進行墾種,並把越江墾種地帶稱之為“間島”。實際上這只是為了掩人耳目。那些越江墾種的朝鮮農民,只是越江墾種,並不在中國境內居住。在這一時期,即清朝同治年間,只有給漢族人或滿族人“傭奴寄食”的朝鮮流民,而無越境墾地居住的朝鮮墾民。


到了19世紀中葉,沙俄帝國主義不斷侵犯中國東北邊界。清廷為了鞏固邊防,開始對圖們江一帶採取了實邊政策。光楮八年(1882年),吉林將軍銘安等人,根據知府李金庸等勘察延邊一帶荒地的情況,為了“安民業而裕餉源”,援照奉天省開放圍場的在案,以上奏批準在現崗(現在的延吉市,下同)、東五道溝、黑頂子等地設立招墾局,在琿春設立招墾總局,對漢族移民實行“招佃認領墾種”政策。

到光緒初年(1875年左右),在圖們江以北地區出現了墾地居住一朝鮮墾民。起初只是以“春結農幕,秋輒掇歸”的方式進行偷墾,後來因封禁不嚴,便攜帶家著居住下來。1882年,吉林將軍銘安和邊務叔叔辦吳大濺,向翰廷上奏並得到批準,對這些朝鮮墾民進行戶口登記,並決定納入中國版籍,分歸敦化、琿春兩地管轄。朝鮮政毖知這一消息後,向清廷要求收還朝鮮墾民。清政府答復,讓朝鮮政府“限期一年,悉數收回”。1883年,朝鮮政府派經略使魚允中到圖們江以北地區進行收還工作,但因有些朝鮮墾民“戀此樂土”未能收還淨盡。這些收還未盡的朝鮮墾民,成為近代最早在圖們江以北地區墾種永居的朝鮮族。


光緒十年(1884年),琿春副都統奉諭兼任幫辦,“不僅專辦邊防,而韓民越墾事宜亦由其隨時經理。”光楮十一年(1885年),根據《吉林朝鮮商民貿易地方章程》(1883年簽訂),在和龍峪(現在龍井市智新鄉)設立通商局,在光霽峪(現龍井市光開鄉光昭村)、西步江(現琿春市三家子鄉古城村)設立分卡。這些通商局卡的設立,“本欲羈縻(籠絡之意)韓民,非為多收稅項。”當時這一帶還沒有廳、縣的設置,通商局卡就“兼有理民之責”。同年,因“俄人有與朝鮮陸路通商之議”,為了“安撫韓民,不使生心外向”,把上述三處通商局卡改為越墾局,並把圖們江以北長約七百裡,寬約四五十裡之地劃為朝鮮墾民的專墾區。清朝政府的這一措施,在對待圖們江以北地區朝鮮墾民的政策上,是一次重大的具有轉折性的變化,結朝鮮墾民大量遷入圖們江以北地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朝鮮墾在圖們漲以北墾種居住的時間雖然比鴨綠江以北地區晚,但是由於有了這一專墾區,使萬千朝鮮墾民獲得了安身立業之地,進而很快地形成了鞏固的朝鮮墾民聚居區。

當初設立越墾愕時,朝鮮墾民的居住地主要在和龍峪所轄之地,後來,由於招墾的漢民大部分無力耕種自己承領的大片荒地,就招朝鮮墾民傭耕,於是,朝鮮墾的足跡便逐漸踏入漢民招墾區域(後來的延吉廳所轄之地)。而且,由於有的漢民把部分荒地賣給朝鮮墾民,從而,使有的朝鮮墾民獲得了土地所有權。

清政府為了加強對日益增多的朝鮮墾民的管理,於光緒十六年(1890年)頒布了“雉發易服”令。該令規定:朝鮮流民留去聽其自便,願留者必須“雉發易服”,只有“雉發易服”才能發給土地執照,並承認是中國百姓。這樣一來,有好多朝鮮墾民因對“雉發易服”反感而返回朝鮮。留下來的朝鮮墾民,有一接受了“雉發易服”,也有的以種種巧妙的手法,既避免了“雉發易服”,又照樣取得了土地。


從光緒十六年(1890年)到光緒二十年(1894年)清政府收還朝鮮墾民圖們江以北越墾的地畝,進行清丈,然後對朝鮮墾民實行“編甲升科”。1894年把和龍峪越墾局改為撫墾局,下轄四個堡三十九個社。另外,在圖們江下遊的琿春、東五道溝、黑頂子一帶建立十七個社;在南崗(現在的延吉)一帶建立六個社。據有關史料記載:光緒十六年(1890年)時,在圖們江以北越墾的朝鮮墾民“尚不過數千人”,到光緒二十年(1894年),“增至四千三百余戶,男女丁口二萬八百余人”,到1910年,則達十六萬三千余人。朝鮮墾民居住的區域,在光緒二十年(1894年)以前,僅限於圖們江北岸之地,到1911年時,延吉廳西自長白山東這長超級六道貌岸然溝等處,東至琿春河流域,北至銅佛寺、蛤蟆塘、綏芬甸子等處,合延吉廳4000方裡這地,皆有韓民之足跡。且不僅延吉廳之地而已,西至長白山北麓,如進林府所屬之頭道江、柳河等處,敦化縣所屬之娘娘庫(現為安圖縣鬆江鎮)、小沙河、乳頭山等處,東至綏芬廳所屬蜂蜜山、三岔口等處,東北至距延吉700余裡之寧古塔等處,越墾者皆有日增長率月盛之況。在1910年“日韓合並”以後,朝鮮墾民向圖們江以北地區遷居,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從1910年到1920年的11年間,共遷入88815人。


在“日韓合並”前,朝鮮墾民遷入中國,基本上是由於生計艱難而遷入的,而在“日韓合並”以後的遷入,政治因素則成為很重要的原因。因而,這個時期遷入的人,不僅限於農民,而且有工人、知識分子、軍人等各個階層的人。他們當中的許多人是為了尋求民族解放而到中國來找出路的。據當時日本領事館調查資料,到1929年末,遷入東北的朝鮮人共計619276人,其分布狀況為:南滿鐵路沿線為39531人;遼寧省135245人;吉林省54661人;延邊382390人;黑龍江省7449人。實際上,當時居住在中國東北的朝鮮墾民遠遠超過了上述的數字。但僅就這個調查資料也要以看出,居住在圖們江以北地區的朝鮮墾民民經遠遠超過鴨綠江以北地區,成為東北三省中最主要的朝鮮墾的聚居區。

黑龍江省地區:在近代朝鮮墾民遷入黑龍江省,要比遷入鴨綠江以北地區和圖們江以北地區較晚。遷入到這一地區的朝鮮墾民,大體上經由如下四種途徑:

其一,自俄羅斯的沿海州和烏蘇裡江一帶遷入的。從19世紀60年代初開始,朝鮮墾民不斷移流到俄羅斯境內,起初在海參崴一帶落腳,以後逐漸深入到烏蘇裡和黑龍江沿岸地區。1917年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以前,移流到俄羅斯境內的朝鮮墾民將近20來萬。在這一段歷史時期,沙俄政府對朝鮮墾民有時採取歡迎或默許的政策,而有時又採取限制或排斥的政策。因而,時有一些朝鮮墾民遷入黑龍江境內居住。1867年,一些朝鮮墾民從俄羅斯的海蘭泡一帶來到璦琿法別拉河口和大公河流域墾種定居。

其二,移流來築路的勞工在此定居。1897年至1903年,沙俄在中國東北修築中東鐵路,該路以哈爾濱為中心。修築這條鐵路時,不少來自朝鮮或南滿一帶的朝鮮墾民充當勞工,築路竣工後便留居該鐵路沿線各地。1900年閃後,一些來自朝鮮的墾民作為築路勞工到了哈爾濱,完工後留居當地從事農耕或經營飯館、旅店等行業定居下來。

其三,從延邊等地遷入的。朝鮮墾民先在延邊一帶落腳,以後逐漸向北遷移。居住在琿春一帶的人一般沿著瑚布圖河、大綏芬河、大肚川河遷入東寧一帶。居住在延吉、圖們、汪清一帶的人越過老鬆嶺遷入東京城、寧安一帶。居住敦化、安圖一帶的人則沿著敦化河(即牡丹河)遷入東京城一帶。

其四,從南滿和吉林一帶遷入的。渡過鴨綠江遷入到東邊道地區的朝鮮墾民,是經由輯安、寬甸、通化、桓仁、臨江、柳河、新賓等地遷往黑龍江的五常、阿城、濱江等地定居的。


從時間上看,朝鮮墾民大量遷入黑龍江省境內,是從日本帝國主義吞並朝鮮的1910年以後開始的,特別是進入20年代,由於日本帝國主義進一步加強對朝鮮人民的法西斯統治,遷入到中國黑龍江省的埋怨墾民急劇增加,幾乎遍及黑龍江省的各縣。到1930年,居住在黑龍江省的朝鮮墾民已經達到44463人。

以上是“九一八”事變以前,朝鮮墾民遷入東北地區的基本情況。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侵略中國東北的戰爭,第二年,日本帝國主義者伙同漢奸扶植溥儀建立傀儡政權----偽“滿洲國”。從此,東北陷入了日偽統治時期。日本帝國主義侵佔東北以後,採取了極其險惡的“以鮮治華”策略,制訂出“朝鮮人移民計劃”,將大批朝鮮人強制移居東北各地。1936年8月,偽滿政府和朝鮮總督府共同制訂《在滿朝鮮人指導綱要》,議定每年從朝鮮移民一萬戶,並決定把朝鮮移民作為滿洲國國民的“構成分子”。僅在1937年至1941年的五年間,就有24468戶朝鮮移民被強制遷入東北各地。據瓊斯《1931年以後的東北》中所載:“到1945年東北光復前,居住在中國東北的朝鮮人共有三百萬人之多,超過了(當時)東北總人口的5%。”1945年“八.一五”光復後,一部分居住在中國的朝鮮人又遷回朝鮮半島。

這是朝鮮族遷入中國東北的主要歷史過程。

(二) 中國朝鮮族共同體的形成

中國朝鮮族作為民族共同體,是有其形成民展階段,有一定歷史條件的,並不是朝鮮墾民(包括流民)一到中國就成為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的。

中國朝鮮族,是在近代和現代從朝鮮半島遷入中國的民族,是長期在中國獨特的歷史環境中逐漸形成的民族共同體。它有兩個方面的含義:第一,從民族特征上看,具有朝鮮的近代和現代朝鮮族固有的民族傳統和基本特征,又在繼承朝鮮民族傳統和特征的基礎上,帶有中國色彩的近代和現代朝鮮民族;第二,從國籍和法律上看,它是由珍有中國國籍的近代和現代朝鮮民族成員組成的並為中國憲法肯定的一個少數民族共同體。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朝鮮族具有兩重性:一方面,具有共性----它是近代和現代朝鮮民族共同體的一分支;另一方面,又具有個性----它是整個朝鮮民族共同體中的一個特殊類型,是獨具中國特色的近代和現代朝鮮民族。

應該特別指出的是,這兩個方面的含義,是形成中國朝鮮族的兩個重要條件,兩者缺一不可。如果只具備一個條件,就不能成其為中國朝鮮族。比如,同樣是生活在中國的近代和現代的朝鮮人,如果沒有加入中國國籍,就不是中國朝鮮族,而是外國人----朝僑。“八.一五”抗戰勝利前居住在中國關內的朝鮮人,未加入中國國籍的,就不是中國朝鮮族成員。

可見,中國朝鮮族不只是族源血統的概念,而是具有特定含義的歷史概念。中國朝鮮族的形成,是同中國近代和現代歷史聯系在一起的。中國朝鮮族共同體的形成史,經過了一個復雜漫長的歷史過程,大體上說,是從19世紀四五十年代開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為止,前後大約經歷100年的復雜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曾有過幾個階段性的演變。1881年(清光緒七年),清政府對近代遷入中國的朝鮮墾民實行“歸化入籍”政策(實際上是一種同化政策),對接受中國政府管理的朝鮮墾民實行戶口編甲,熟地升科納租,還要“雉發易服”才能加中國國籍。1908年,在中國東北地區地朝鮮墾民中,加入中國國籍的約有4500人。1909年(宣統元年),清朝政府頒布《大清國國籍條例》和《大清國國籍條例施行細則》,從此,清朝政府不再推行“雉發易服”政策。後來,到了民國時期,在1918年2月5日,也頒布了《中華民國國籍法》和《國籍法施行條例》,到1929年,據不完全統計,加入中國國籍的朝鮮墾民有10979戶,55723人。盡管如此,不論是清朝政府,還是民國政府對待朝鮮墾民並沒有改變其限制、岐視和排斥政策。國民黨政府則從來沒把朝鮮族作為少數民族來對待。他們對居住吊北的朝鮮族,只承認居住權,不承認土地所有權和財產所有權。他們把朝鮮族耕種的土地和經營的工商業當作“敵偽資產”加以沒收,使朝鮮族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災難。

自從有了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居住在中國境內的朝鮮族人民,才逐漸改變了自己的歷史命運。中國共產黨早在1928年6月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就指出:“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問題(北部之蒙古、回族、滿洲之高麗人、福建之台灣人,以及現部苗黎等原始民族,新疆和西藏)對於革命有重大意義,特委托中央委員會於第七次大會之前,準備中國少數民族問題材料,以便第七次大會列入議事日程並加入黨綱。”(見《中央文件匯集》1928年第三冊314頁)中共滿洲省委於1927年10月成立後,為更好地團結、領導60萬朝鮮族人民同其他各民族人民共同進行反日鬥爭,於1931年成立起“少數民族運動委員會”和“少數民族部”。1935年又成立“民族人民部”,“管理東北四省內少數民族(韓國人、蒙古人、旗人)事項,在民族人民部下設少數民族委員會,由韓人二人,蒙古人二人及旗人一人共五人組成之,民族人民部長兼少數民族委員會主席。”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的擴大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決議》,決議中號召“中國境內一切被壓迫民族(蒙、回、韓、藏、苗、瑤、黎、畬等)的兄弟民族們!大家起來!沖破日寇蔣賊的萬重壓迫,勇敢地與蘇維埃政府和東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組織全中國統一的國防政府;與紅軍與東北人民革命軍及各種反日義勇軍一塊,組織全國統一抗日聯軍。”到解放戰爭時期,黨和人民政府對朝鮮族在中國的地位問題有了更加明確的觀點。1947年1月10日,在中共吉林省委召開的群工會議上,周保中同志在報告中指出:“1928年以後,中共東北黨組織,把東北的特別是延邊的朝鮮居民列為東北境內的少數民族”,“在‘八.一五’東北光復以後,東北中朝人民關系與在中國的朝鮮居民的地位問題又重新提起,朝鮮人究竟是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呢?或是外國的僑民呢?1945年9月末,中共中央東北局就已經注意到東北的朝鮮民族問題,認為除參加華北抗日戰線的朝鮮義勇軍,吊北的朝鮮居民一般的視同中國境內的少數民族。”特別重要的是,遷入中國境內的廣大朝鮮族人民,在漫長的歲月中,同漢族、滿族等各族人民一道,不僅參加了邊境開發建設,而且參加了反帝反封建鬥爭,逐漸形成了一定數量的民族聚居區,並且繼續保留著朝鮮民族固有的特征。在這個過程中,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逐漸消除了民族隔閡,得到了漢族等兄弟民族的幫助和支持,汗水和血水把中國境內的朝鮮族同中國各族人民凝聚在一起,共同戰鬥在一起。尤其是從1946年至1948年間,東北解放區的朝鮮族和各族人民一道參加了史無前例的土地改革運動,和其他兄弟一樣分得了土地,成了中國土地上的真正主人。這樣,作為中國朝鮮族民族共同體的內因條件已經成熟,但外因條件還具備,因為這時從全國來看還沒有完全解放,許多地區還被國民黨佔領著,中民黨政府是不承認朝鮮族為中國的少數民族的。

直到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共產黨成了執政黨以後,明確規定:加入中國國籍的朝鮮族是國華民族的成員,朝鮮族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之一。這樣,中國朝鮮族才作為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真正加入了中華民族的行列,成為新中國的主人,並與其他兄弟民族一道參與管理國家的事務,至此,便完全形成了中國朝鮮族民族共同體。在1952年9月3日,根據中國第一屆政治協商會議通過的《共同綱領》精神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批示成立了延邊朝鮮民族自治區(後於1955年根據我國第一次憲法規定改為自州)。從此,中國朝鮮族便成為擁有自己的自治區域,享受自治權利,並受到中國法律保護的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


(三) 中國朝鮮族人口分布現狀

中國朝鮮族的遷入過程,也是自然的分布過程。中國朝鮮族分布的主流在鴨綠江、圖們江沿岸地區和綏芬河流域,並逐漸向北部和西部方向延伸,向東北內地稱動和擴散。朝鮮族是個擅長種水田的民族。他們一遷入,就沿著有水源的地區安家落戶。東北絕大部分水田地區是朝鮮族遷入後由朝鮮族首先開發的。1945年“九.三”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國朝鮮族的人口布局輪廓已基本定型。當時,中國朝鮮族人口基本上分布吊北三省境內,少量分布在內蒙古地區。曾經居住在關內各地的朝鮮人大都回到朝鮮半島或移居東北,因此,在關內居住的朝鮮族已經為數不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由於工作調動、畢業分配以及遷徙等原因,東北地區的一部分朝鮮族開始移入關內各地。由是,朝鮮的分布已遍及全國各省。

據1990年全國第三次人口普查,全國朝鮮族人口總數為1920597人,分布在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其中,黑龍江省有452398人,佔全國朝鮮總人口的23.56%;吉林省有1181964人,佔全國朝鮮族總人口的61.54%;遼寧省有230378人,佔全國朝鮮族總人口的12%;內蒙古自治區有22641人,佔全國朝鮮族總人口的1.18%;關內各地共有33216人,佔全國朝鮮族總人口的1.73%。居住吊北三省的朝鮮族人口總共有1864740人,佔全國朝鮮總人口的97.1%(詳情見附表一、二、三、四)。

中國朝鮮族從分布格局上看,有以下四個特點:第一,朝鮮族人口絕大多數分布吊北三省,只有少量人口分散居住在內蒙古和關內各地;第二,東北地區的朝鮮族農村人口,多分布在利於灌溉和種植水稻和江河沖積平原或河谷盆地及河谷平原;第三,東北地區朝鮮族人口分布,呈現出由南而北、由東往西逐漸稀少的態勢;第四,東北地區朝鮮族,具有散居中有聚居,聚居中有雜居,既有聚居又有散居的特點。

到1990年為止,吊北朝鮮族居住地區建立的自治政權機構有:朝鮮族自治州1個、朝鮮族自治縣1個、朝鮮族鄉、鎮(包括民族聯合鄉、鎮)43個、朝鮮族村1000多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