천하통일 선경건설(天下統一 仙境建設)

황발(黃髮) 2022. 5. 14. 10:39

https://cafe.naver.com/godnjf12 황여일(黃 汝一)선생의 해월유록(海月遺錄)

http://cafe.daum.net/dkdehd63 황여일(黃 汝一)선생의 해월유록(海月遺錄)

http://cafe.daum.net/guriever. 해월(海月) 황여일(黃 汝一)선생의 해월유록(海月遺錄)

 

Å日月眞人 明 선생님Ω

 

♧마지막 구세주(救世主) 황발(黃髮: 明 선생님)♧

 

 

【인천(仁川) 중앙동(中央洞) 자유공원 작은 정자 옆에 있는 큰 정자(大亭:​석정루石汀樓)黃宮】

鄭道令(明 선생님)은 1946년 병술년(丙戌年)(음력 12월 대한민국 수도 서울 용산(龍山)에서)

해월(海月) 황 여일(黃 汝一) 선생 후손(後孫)으로 재림(再臨)하셨다

 

 

징비록(徵秘錄)

 

完山伯有三子 長曰淋早卒 次曰沁 三曰淵 與蜀人鄭0同遊 八道奇絶妙勝 仍金剛上於飛簾亭 相顧謂曰 奇哉天地陰陽 先爲主張 沁曰 異哉 山水之絶勝也 鄭曰 崑崙來脈 至於白頭平壤 平壤已過千年之運 新羅三韓乘其大運 運移於松岳五百年之地 妖僧宮姬作亂 天運丕塞 地氣衰敗 運移漢陽 其略曰 干戈未定忠徒死 瑞日乾坤長夜明 南渡蛟龍人何去 須從白牛走靑林 沁曰 白頭來脈 運旺金剛 至大小白山 山川鍾氣佳淑 入於鷄龍鄭氏八百年之地 後入伽倻趙氏千年之地 後入全州范氏六百年之地後 又入松岳王氏 復興其餘 未詳不可考云云

 

沁曰 二儀初判 天陽地陰則 陰陽二氣 一以終始也 而中有胡運何也

鄭曰 吾觀一行編目 天地終以十二會 天開於子 地闢於丑 人生於寅 日出於卯 月出於辰 星出於巳 各定其方 然後 
五行相生 先有理氣 造化之間 次生萬物 萬物之衆 天皇氏體 天地皇氏體地 而生萬物之首 壽各一萬八千歲也

 

沁曰 朝鮮之國 初無君長 自檀君始其前則 何依而爲主乎 考其史傳 都在書契以前 不可攷 何以知哉 雖曰 檀君當堯時出以爲主則 何不參於塗山之會乎 執玉帛者萬區則 朝鮮國無傳於 夏世史傳眞錄編錄在 後世千年之下 何可議論於其間哉 然以理思之則 朝鮮極邊 故 洪水之災 不開九山九州九澤之路而 亦不及於甸服這間 高蜂峻嶺 橫亘南北人不通於東西 捨大地 

 

而不居 舍僻路而不由 不知幾許百年矣 其後神人降于太白山 自立爲君以至中間而 至於周室箕子始復侯爵也

逮靑龍歲遷葬于 香麟山六六峯云云 鄭曰 蓋朝鮮國以地勢論之 松岳乃五百年之地 以妖僧而亡國後 千百年天道回旋王氏復興 漢陽乃李氏四百年之地 國末妖姬專持國權以至敗亡

 

鷄龍乃鄭氏八百年之地 其末宮中淫荒 公主亂政反爲胡種以至滅國 伽倻乃趙氏千年之地

 

至四五代神聖繼作 將末忠臣良將皆以刑死 庸君賊子 專昧經法 年荒歲飢 日月無光 夏月霜降 民多死亡 國乃滅亡 全州范氏 六百年之地 出於北海島馬身人頭 擧體皆靑口吐火炎 身長八尺擧義 直到完山艮坐坤向 治國不論 上下之分但用弓馬 永廢禮樂 及其末也 蝸身人首 出於喬桐之地則 亡也 大低李氏 漢陽四百年之地 在於天數 若以小數論之四百以後勿限年而 至七甲子 以後申年可知也 及其將亡 漢陽以北赤湯三日 血流宮中 日星相戱 玄霧黑雲蔽天七日 以後眞人 自南海而來 鷄龍創業可知 當其末世 鷄龍石白 草浦舟行木覓松赤 三角變形 有異鳥鳴於宮場三日際 宮中寡婦意自專政 殿下兒手自推 國將非 單身無依 家家及第 人人進士村村水杵 戶戶人蔘 然後 時事可知 沁曰 何時其然耶 鄭曰 六七乾坤 四十後 五十王者年得四 之時也 其後 彗星出於軫頭 入於河魁 犯於紫微 移於北斗 遷於水星火星然後 與大中小中 俱亡沁曰 三角爲主山 白岳爲窺峰 溪山爲靑龍 冠岳爲案山 漢江爲橫帶 木覓爲白虎 四寇入盜 再次中興 冠岳爲案 王宮三火 冊室起炎 上憂撓民 如此則 吏殺太守 綱常永殄 鄭曰 此乃天數 何其逃也

沁曰 木覓爲産淫形 士夫添累則 一國無禮 此將奈何 鄭曰 淫亂防塞 黃氏無后 沁曰 兩人相對 何所不言 鄭曰 某山某水 氣勢如此 千年之後 可歷歷詳細矣 靑豕逢閏 奸宗盜國 二六良臣 形骸分裂 龍麟化黑 口或裂而復合之際 虧日光於三分兵休塵息 人民樂業 靑豕昨殺 鼠生赤尾 孰成孰敗 七十江頭 時事可知 申年三月 安竹之間 積尸如山 驪廣之間 骸積如陵 聖瑞八月 仁富之間 夜泊千搜 隋唐之間 鷄豚無聲 

沁曰 當其時也 保身之地 莫踰十勝 一曰 豊基醴泉 二曰 安東 華谷 三曰 開寧龍宮 四曰 伽倻 五曰 丹陽永春 六曰 公州定山 忠州 七曰鎭川木川 八曰 奉化 九曰 榮川 十曰 太白乃永居之地 賢相良將 繼繼而出

終末則 求人種於三豊 求人種於兩白 此十處 兵火不入 凶年不入 逢白衣賊則 結婚兄弟和語樂談 永嘉之間 和氣瀜瀜 金剛之西 五臺之北 殺氣閃閃 十二年賊穴 九年大水 十二年兵火 何人避之耶 入十勝者可免日暮西歸言之長也 

明日又 自金剛至伽倻

鄭曰 後世 知覺者必入十勝 貧者生 富者死 淵曰 何爲其然耶 曰 富者多錢財故 負薪褻火 貧者無恒 産之致 安往而不貧賤哉 然而稍有知者 觀其時 勢而去矣 沁曰 四百以後 變怪百出 賊患袸仍 國運將訖之時乎 漢陽百里 人影永絶 兩西三年之內 百里不見人 而切忌東峽 於其間賊 民自全州而來 俱通湖中津泰之間 萬艘橫江 此乃大患也

鄭曰 微小之故也 若至末世 上下分減 綱常踵出 畢竟 主小國疑乎 孑孑之際世祿之臣 有死而已 末乃之患 吾且詳細焉 忌九年大歉 人食木皮而生故 千里靑松 一朝赤立 四年染氣 人命除半 士庶亡於人蔘 世祿亡於貪利 方伯守令 但知有財 不知有民 玉體所愼 如狂如醉 權臣專政 盜弄潢池喫粥之患 庶可免矣 知者幾人 當此之時 峽人困於遊乞野人不免饑死 而窖窟生計 人莫能知 痴氓之心今古何異 大荒之餘 運連比登 人皆 曰 樂不知兵事 或有欲去之人皆曰 妖矣 又緣愚夫愚婦 挽留而止矣 然其中猶不謀於衆內 自斷者 豈非卓乎 偉乎 良田非 寶身命惟顧 黙천時事 爵祿何爲 屢世昇平之人 不見兵革之警 不知世事之變 當哀哉 賣文賣科 賣官賣爵 有如互市矣 天道豈無 復成之理乎 寅卯年間 經世主出於海外 孰能知之 忽然一夜南土 雹散氷解 沁曰 何年何日 是危亡之耶 鄭曰 甲乙相隔 龍蛇相爭 神將走肖 自稱義兵 來據北危難極矣 靑猴之年 百祖十孫 十里一人 黑猴之三年之事大飢 生民塗炭 無有餘地 然後古家世族 廢爲蓬田 下賤平民 反爲貴榮 淵曰 後世愚眼 以龍門 爲隱身之所 然大凡山水之法 以外觀之頗 有生氣其中 氣勢已奪於漢陽故 實則 皆虛花死穴 若居 此山則 不一年內 萬命灰死 鄭曰 地氣衰敗 安得不然

 

又曰 鷄龍石白 平沙三十里 南門復起 汝子孫末 鼠面虎目之君出 大歉時 虎患不止 山崩川渴則 白頭之北 胡馬長啾 兩西之間寃血漲 天臨津以北再作胡地 漢陽百里 人何居焉 土價踊於千萬 人命衆於十倍 魚鹽初賤 晩貴比於金玉 牛貴於麟 馬貴於龍 猴鷄之穀不能活 八道之人 狗豕之憂 不能免溝壑之墳 父不憐子 子不知父 人心倒傷 變怪層生 挽回不得王宮飄零於 風雨蔀屋灰燼於火炎 李運將移 人民避身之地 莫如兩白 沁曰 

 

鄭曰 鷄龍開國 卞相裴將 開國元功 房姓牛姓 如手如足 一攀戎衣 四方咸仰 當此之時 金洪兩姓 又爲一朝之功臣 八百蓍龜之策 必在於洪李二十朝功名 必在於金鄭云云 

 

沁曰 兩白最奇然 鳥竹兩嶺何 鄭曰 李氏之君 築大城於延聞之間 大盜浮入南海 居此十勝 凶年不入 兵火不入 三南逃竄 如兄若弟 一食半衣 必資相賴 六月之霜 十年之災 九年之水 於此可免 如有欲活之人 不入十勝而何 先入者還 中入者生 後入者或未及或不安土而必死 後人難知中入 辛酉之兵

 

五月而滅 戌亥之災 可謂尋常 再移於子丑猶未定 寅卯年間聖人出於 咸陽林中則 辰巳事可知 沁曰 何時耶 答曰 一人挺出於六七後申年則 李運移於我子孫 沁曰 然則 朴相趙將 時乎不利 六夫八元 正是豪傑可期 鄭曰 八百之運 

又曰

黑龍利在松松 赤鼠利在家家 靑龍利在弓弓 弓弓者落盤高四乳也

沁曰

以鄭爲姓者起於何處耶

鄭曰

朝鮮成胎 四角虛虧 世家良族 簪纓不虞 寒門布衣 不及雲梯 天意環轉 人心 思亂行商丐乞 不恥門閥 爐頭佳姬 路上相繼之時也

沁曰

聞其詳曰 靑槐滿庭之月 白楊無芽之日 張氏唱義首亂北 慶次發南亂從後 雲峰以東 一網打盡 全州以南 白骨盈野 晋州之界 咸染戰場 淸密小安 不可久留之地 小白可謂 安居之地 然末乃大駕臨之南北三分 自此始矣 民皆曰 兩日三鳴 兵火 之徵 五臺之間 魚目笑珠 數飜雄尾 是以魚鹽極貴反賤 求人才於兩白 求穀種於三豊 人民汨於亂於兵亂 全不農作 有知者若儲穀以待則 十勝之人箇箇得生 末世有紅鸞巢 於御殿則 木子之運 將盡如此 然後 欲入十勝 

其可得乎 張趙二姓出爲 自中之亂 逆獄蔓延 又羽族洪姓雲集於西 人心搔動 費盡無用而已 當此之時 雖行乞入於十勝可也 一二年間 安心樂土 東方之地 孰有勝於此哉 賢相良將 世世輩出 山明水麗人無疾病 凡人保命之地 不利於山 不利於水 利於兩弓 樂之人誰能知之 國祚盡於八壬 亂於朴 終於我子孫 汝子孫殺我子孫 我子孫殺汝子孫 大抵推其度數之 終始頭尾之間 上於猴頭 下於侯尾 頭黑尾赤相謝 此乃山崩水濁之時也 

白頭之南 走足於避禍 摩天南支聖主庵下 有一小井 一飮延壽 五臺靈芝 數叢可避瘟疫 登太白者生 入烏昔山者生 上伽倻免禍 入智異保命 兩弓樂人莫能知 可惜哉 華山鐵柱之下 積尸九層 鶴峰癖배 孤軍不及 金烏嵂崒 竟爲賊巢 便到黑蛇 人禍自大 由此漢水灘露處 朴朴還成朴 金金自消金 餘孼非崇 流血滿江 靑騶向水之月 人獸同遊 魚鱉掛附猴嘯 鷄鳴四境之人 哭泣於虎狼之窟 父子相失仰天戱唏  鎗劒交於路上 有碎骨之歎 白虎南走之月 小星先零其後 天有金精之變 地有石鼓之鳴 山川裂裂災禍綿綿 馬羊之間蒼當有素之歎 靑衣賊駐江島四五年 惡草宜除 蘭蕙何咎 丙丁之間 西方大賊起於胡地 未三未五之間 倍前尤歎 兩西間大賊一觴則 八中除六 二境最害 漢水上人 着黑衣冠 僧俗交雜 二邦之人 同坐衣食 眞亦金光 明殿 壬癸之秋 漢水色黃 白嶽自起 馬羊之間 分國三邦 若不然則 難免昭穆之害 金枝之患 瑤海石物 生則必有六旬寅卯之僧入東門 與王同榻 漢水蟻流無窮 辰巳秋有 怪鳥鳴揚闕中 三日兵火之徵 四五春秋 愚其億萬年寶位 若入名山庶可得免 後人深藏此山 又曰 鐵馬三千來自鳧島走 與尸爲隣與鬼同食 窺海之誌 最忌 三南五被靑衣賊 兩西七逢白旄盜 靑驟始躍 

靑龍登天
詩曰 巳上兎鷄之何益 自此以下始可論 虎兎相爭 雖曰凶 殘害尙 不及生民 歲遇靑驟人何去 若逢蛇尾必殘凶 馬頭羊蹄雖變怪 人須勤力不失農 猿鷄鬪處隨猛虎 靑猪蜂窠虎豹穴 三分僧俗知何日 黃狗東奔白虎南 寄語人間獨覺士 須從玄蛇走靑林 

一云 十勝之地誌 基川屬在車嶺金鷄村 卽郡北小白山下 兩水之間 華山北在召羅古基 奈城縣東太白 春陽面 報恩俗離山下 有甑項近地 當亂避身 萬無一傷 然不是世保之地 雲峰頭流山下 銅店村百里內 可以永保 若無鬚者 先入則不可 醴泉金堂 洞北地雖淺露 兵戈不到 屢代安享之地 然 玉駕臨之則 不可 公州維鳩麻谷 兩水之間四十里內 可免殺戮 寧越正東上流 可以避禍 然無鬚者先入則不可 茂朱舞豊洞北 方隱洞 卽德裕山來脈 枝枝葉葉 皆可活人 無不避危 扶安壺巖之下 藏身最奇 耽羅作異地 則不可此地 在邊山之東 無難尋之 陜川伽倻山下 南有萬壽洞 周回二百里 可以永保 然 東北不可 無鬚者入則不可 大小白之隱身處 南在豐榮 西在丹春 東在奉安 北在忠延 等皆可 金烏山用柰城 德裕山用茂朱安陰界 鳥嶺山用聞慶 北頭流山 用雲峰咸陽 八靈山用興陽海島中 伽倻山用星州 曹溪山用順川俗離山用靑山 報恩邊山用扶安古阜界 月出山用靈巖北 內藏山用淳昌潭陽 世元山用旌善北 鷄龍山用鎭岑北 五臺山用 江陵西以北不可 首陽山用三陟蔚珍平海 鳳尾山用眞寶北 等山皆可藏身 入不正穴則 難矣 裕良山用延豊 媼山用新寧 夫諸山之中 小白爲上 智異次之頭流次之媼山次之 首陽山曰尾飛 如湯川之魚 惟我邦在於海島 而南獨八靈山鎭之 臨津以北 再作胡地 壤鏡二方 不可以論 南至錦江之西 東限楓岳之北 賊必爲巢 民不樂土其餘藏身之所 往往有之 不可盡記 忠州用西村 德山次之 木溪次之 駒城用魚肥洞山用 宜谷次之 大野地次之 鎭川用萬升洞羊腸次之 木川用九龜洞 經驗方子年 田畓麻絲中 菁下 雪水多人多死 風雨多 飛蟲損禾 穀半收 先旱後水 五月賊人起 丑年 禾中菁上 麻麥中 九月兵起 寅年禾中國家不安 宰相操心 九月不平中國期別未至 先凶 後吉 卯年 畓穀中 三七月人民多病 麻麥下 先旱後水 八九月多病 他國來侵 六畜多死 布絲價重 兵革起 辰年 穀粟上 一人作農十人分食 先旱後水 八九月人民多死 十一月桃花開冬 雪多 四方兵起 僧人多病 皆以賣妖資生巳年 穀平 麻麥中 二四五月飢寒 六七月水多 四方兵起 國期別喧 又蟲損之災 飢人多雨 長流 午年 穀上 先旱後水 人民六畜多死 布絲極貴 冬大雪 兵起 未年 百穀風損 人民六畜多死 十里一人 申年 穀粟半成 正二三月國中不安 七月多水 冬大雪 九十月 兵起
酉年 穀中 先旱後水 賊人多 六畜多死 畓中田下 兵起四方 戌年 穀半收 先旱後水 人民多病 山鳴人多驚 亥年 穀極盛 田平畓上 蠶麻中 先旱後水 兵起北方賊 人多死 云云 十勝則 土地穰厚 百穀無害 若居近峽則 山稻與豆太 本無水 旱之災 種山稻時以豆太 灰和於稻種種之 最好蕨菜 曝陽以乾 爲葛末和而食之 又摘生松葉蒸乾爲末 以溫水服則 無疾病心 消思慮 雖兵戈逼頭 人各美衣食 無惶㤼搖動之患 然 當其昏世則 避遽之人 輻輳於山中難以扶持 故以野差安矣 何處也 

白虎金鉤墮卯 玉牒生塵 白衣到靑 李花無光 白兎長君 復臨 治化可見 魚鹽至賤 虎傷人命 靑鼠汾水秋風 牛山落照 宮中之事 宦官主之 孀妣與焉 三更燭下 玉璽來往 赤猿五月 金魚出沒 王孫立極 削平禍亂 赤鷄道光 隆凞凶荒殺命 兵火不息 黃狗黃豕 野兎登庭 蟬殼入宮 白鼠白牛 獻廟三動 大駕一遷 先動者必死 中動者必生 若非積德屢仁 可無了遺 黑虎黑兎 南北竝爭 忠臣烈士 纏骨兵場 靑龍靑蛇 古月亡於魚羊 奠邑 降於鳥山 赤馬赤羊 兼値凶荒 山鳥入宮 聖壽何短 黃猿黃鷄諸葛已死 一城偏邦 錦城廢去 白狗白豕

 

黑龍浮海 三軍下淚 黑子孤城 白首君王

黑鼠黑牛 更始刮席 范增疽死 靑虎靑兎 時事已矣 江東雖小 亦足王矣 南之半刀慶也 鶴之三淵東也 

鎭之禾力康也 廣之牛腹利也 鳳之四固元也 殷之禾羊原也 甲戌三月 上御昌慶宮 以御醞勸 國師問 永命之術 對曰 永命在於天 不在於人 上曰 順字之意何如 曰 臣觀山論水 且巫得 一字 乃順字也 順字之意 順則順數可也 逆則逆數可也 請以山水言之 順數則 應三百六十 逆數則六百三十 無乃三十六世 

應 六百三十年乎 上曰 然則 足矣 師曰 此乃大運其中 自有 小運 小運亦難矣 專在人事而已 洛陽之揚明 咸陽之驗固 猶 云 無德則亡 有德則昌 豈可以漢山之地 寓於小術數論長短哉 上曰 然則 術不可信而山水 亦無其理耶 師曰 斯言極難以理 觀之事

 

實以知其理 請以漢陽山水論之 願秘之勿泄 臣觀 漢山自道峰爲金 至三角變爲水體 及仁旺成木局 木覓爲火體 是爲木姓之地 而生於金結於火 金爲九 火爲七 逆數則 七 九 六 十 三也  

 

然 道峯金體鈐戟森列 且未克於火 不必被其蔭也 但山水居中用事 故不能爲害 害之則七年兵 自一室起殿下 有 
離宮之厄 未及百年 大君逐主 擧國二百年後 靑衣人自東而來 八路烟火七載 板蕩二百五十年後 北胡入域時 君有易眼 行酒之禍 中間孼臣之禍 賊子之變 每每興作 考其年數則 兵事在申子 辰刑殺在 巳酉丑 何則火克金局之勢

道峰在靑龍泄氣故 有此干戈 此其理也 非關小術數也 由此觀之 聖君時作 難免夭死 賢臣輩出 摠被酷害 皆不出申子辰巳酉丑 此非小運之厄耶 且李姓都被 蔭水之理 自水山爲始 以火山爲結 水爲六火爲七 順數則六七四十二也 但祖子孫相生 無一物間斷其間 災禍則 一言可知 長子不能 襲位次子傳統 五世以後 猜忌竝作 骨肉相爭 六七後世 國嗣絶乏 支庶入統 僅僅繼承 嫡統無人 庶主 

登位 至於三世則 孑孑孤立 內無强近之親 外無捍禦之臣人 皆曰 是日曷喪 朝不慮夕 全無樂生之心 考其年數則 白猿仙 人駕鶴歸 金鷄女主御龍臨 殆哉 似是小運將終之時乎 及其隣里 異俗朋黨十分 古家世族 摠被殘滅 全者十不二三 人才種 種多出 其於不用何哉 雖用之終塡溝壑 聖世猶然 況末世乎 老嫗撤簾掃政 小兒稱王鎭世 幼主元年 刑獄大起 血流城郭 四年 異人自西而來 以幻妖之學 狂誘愚俗 爲害尤甚 大行殺戮 反傷和氣 此莫非國運乎 以山論之則 艮有三角其興也 有三王之聖終也

 

有三王之闇其亡也 有三國之分也 北有白岳 百惡俱備其興也 有賢士之禍中也 有逆臣之禍終也 有邪怪之事 南有終南其興也 有崇用士扶植 國脈其中也 黨分南北其終也 
國終於南 且冠岳自南以窺興也 有被南賊 而成業其中也 南冠 大至塗炭 南人竊發 時時侵邊 沿海數百里之地 盡爲空虛 仁旺自後而窺其興也 由北方而 起其中也 北胡侵凌 至於臣眼其亡也

北寇入境 北方數百里之地 皆爲左袵 終其危難 此乃小 運將亡兆之 以大運論之則 四百年後 人民繁盛 年年豊穰 皆謂富饒 而武士不備 兩隣侵凌國無其人 浸浸危難 以至六十年 則 唐將卯生人 將十萬兵 守鴨綠江 呑食西北 凡十年臨津以北鐵嶺以西 盡爲所呑 神人自頭流山 獻遷都之計 加延二百年 國祚當是時也 武强文弱 可謂君不君臣不臣 哀哉 此乃順字 逆數之致 豈無逆字之道乎 盖三百六十年則 雖有小難 君明臣忠 禮樂彬彬 此乃順字順數之致也 其後五六十年 賴水木相生 人民不識干戈 宰臣徒尙虛文 可謂昇平豊穰 方伯守令自上剽竊 吏胥軍校自下侵掠 是以民不安土 野無居民 惟我諸生 頭戴黃巾 入于名山大川之間也 先生有言 曰 黃蛇難免鼠竊盜 全方可見龍吟哀 申酉兵四起 戌亥人多死 子丑猶未定 寅卯事可知 辰巳聖人出 午未樂堂堂歲在咸豊八年   

 

戊午年臘月初九日丹篆寫

 

목단화(牧丹花)

 

【만사이황발(萬事已黃髮) 잔생수백구(殘生隨白鷗​)】

 

 

10 통일 아리랑 Arirang for the United Korea - 송소희 Song So ...